烈火化灵

这儿彦,昵称柳柳,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暮さん 本人常年站冷圈及冷cp 图文双废

【巳蛇中心】灯塔 原著衍生

巳蛇中心,全篇拜迪亚视角注意

写作文写出来的脑洞(不过听说要写的是后面一篇),于是把两个合起来搞了一篇

天堂鸟花语:查到了很多,这里采用“幸福和友谊”,表示小拜对蛇哥的认可(其实还因为觉得天堂鸟很好看,颜色和造型又都有点像火,感觉很适合蛇哥)

cp:拜玑,拜巳友情向,雷者请自行避雷

其实说是友情向,倒不如说这篇里面的这俩没有任何关系,就是小拜终于足够成熟到能思考巳蛇这个宿敌于自己的意义,说白了就是我认为的小拜眼中的巳蛇和他俩的关系或是于对方的意义

额......这么说好像也不对,你们自己体会吧

ooc注意,角色死亡注意

接受请向下














巳蛇死了。

从天玑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时不知怎么表达自己心情的拜迪亚就这么愣在了当场,保持着张嘴想说话却又僵住的傻逼模样整整愣了三分钟,然后憋出一个尾音上翘得特别夸张的“啊”。

“居然......死了么?”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他,脸上的表情绝对称得上是狰狞。天玑以为他是因为无法手刃仇人而不甘,正要安慰,却被他抬手制止。

“让我安静一会儿。”

天玑皱眉。她咬住下唇,犹豫了一会儿,扭头看看四周,再转回来盯着拜迪亚欲言又止。一番纠结后,她还是听话地离开了,只是一步三回头地将担忧的眼神落在他突然落寞的身影上。

感觉突然消沉了。

天玑心想。




“居然......死了。”

“死了。”

居然,就这么死了。

拜迪亚反复咀嚼着这个词,脑海里是那个人玩世不恭的笑。一点如火的张扬,一点似蛇的危险。而现在,拥有这个笑容的人死了,他甚至不知道他是死在谁的手上。

拜迪亚抱着脑袋坐在原地,驳杂的情绪巨浪般反复冲刷着他的心,就连他自己都没能分辨出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狂喜,不甘,惊讶......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情绪的浪潮终于平息时,他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巳蛇死了,当初被说服暂时加入的理由没了,那自己还有必要帮七星宫吗?

巳蛇死了,那当初为了向他报仇加入、甚至继承了的空贼团还有必要再回去吗?

巳蛇死了,那当初为了向他报仇而拼命进行的修炼还有必要继续吗?

这一刻,他忘了他加入七星宫一方还是因为那个小女人,忘了他继承闯的空贼团还是因为想要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忘了他拼命修炼还是因为他想要在可能有的将来,能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保护重要的人。像是一切都被按下了清零键,他回到了哥哥和大家被杀害的那一天,心里只有仇恨,和导致了这些悲剧的那个蛇一样的男人。

他这才发现巳蛇在他的生命里占了多大一块地方。

那天,他在青龙营外面的山上吹了一整晚风。




在巳蛇死后的第七天,战争结束了。他头七的那天晚上,第九星团久违地迎来了没有血和火的安静的夜晚。

拜迪亚带着天玑,迎着晚风,把破碎的蛇牌埋在原本是浮空岛管辖下的某座小岛上,给他刚刚知道本名是鬼霾的前巳蛇神将立了一个简易的衣冠冢。

你可真好运啊,连战争都不愿打扰你。

把天堂鸟放在衣冠冢前时,拜迪亚在心里默默说道。

“怎么突然想起来给他立衣冠冢了?”回去的路上,天玑这样问。

“也没什么。”拜迪亚有些尴尬地地摸摸鼻子。他还不太习惯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剖给别人看。“就是突然发现,他留给我的好像不止仇恨而已。失去了大哥和镖局里的大家,我一度觉得很迷茫。他虽然带来了悲剧,带来了仇恨,但也给我带来了新的目标。他足够强大,想要报仇,我就起码得超过他。如果不是他,我大概会一直沉浸在自己微不足道的成就里,为了成为紫罗或是赤金镖师而沾沾自喜。不会懂得人情冷暖,不会成长得这么快。”

也不会遇到你。

只是这句话拜迪亚没有说出来。




半年后,战后谈判工作结束,拜迪亚拒绝了镖师工会想要弥补些什么的邀请,因为那已经没有必要,也拒绝了夜姬的橄榄枝,因为他对那里毫无兴趣。最后他带着卸去了天玑之名的长孙惢回到了自己的空贼团,继续做着劫镖的行当,顺便在长孙惢的支持下开了间赌场,赚得盆满钵盈。于是在资金足够的某一天,拜迪亚给自己的空贼团创制了一颗人造小行星。

长孙惢有些小女孩的浪漫念头,想把这颗小行星造成地球的样子,拜迪亚就随了她——反正除了得陪她一起查资料以外也没什么不好。

造到海湾那块时,长孙惢突然塞给他一份资料,是关于灯塔的。照片上的灯塔,石质的简单建筑高高地耸立在海岸边,顶上一盏明亮的灯,刺破漆黑的天幕,倔强地对出海的船只释放自己的光亮。那是最孤独、最坚定的,温暖的灯火。

拜迪亚突然想到了那条蛇。虽然他们的火光那么不同,可于船只而言,灯塔为他们指引方向,巳蛇又何尝不是他的灯塔?

他抬头,长孙惢看着他,眯着眼睛笑。

“很像吧?”

拜迪亚沉默了一下。

“啊,是啊。很像。”

说完的一瞬间,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像是小说里看破红尘的人。




拜迪亚回神。幻境破碎。

还是刚刚的战场,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与神将合作的七星宫众人正拼命守护着不久前他们还在试图攻取的地方。

幻境里的时间真神奇,明明感觉像过了好几年。

拜迪亚按按眉心,望向西北方向——那里火光冲天。

他突然有点不想放那家伙去死了。

还未再思考这么做的后果,他已向着西北方向急掠而去。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这个反转

总在给自己喂刀子,偶尔也吃块糖。

七夕抽签搞事

校园paro,世界和平

院名起得非常不走心

以下cp都是抽签抽的
cp:拜巳,璇午,子卯,酉枢,丑申

以下cp不是抽的
副cp:酉卯,后面可能会有犬狼和黑白客串,但我不确定

cp和cp的左右位都是一起搞事的姑娘抽的

可能有ooc

昨天才定下来的七夕搞事,所以暂时只有开头
一起搞事的姑娘之后会发图,涉及后续剧情

一起搞事的姑娘  @太平的眼镜 

下面正文











“什么玩意儿,这又搞什么?”

“听说要联谊了,日期正好定在七夕。”

“联谊?四大院终于肯好好玩耍了?”

“不是四大院,是浮空院和七星院。”

“还要搞一日情侣来增进感情呢,参与名单都挂出来了。就是只让那些年级前几的玩,对学渣真是太不友好了。”



—你们想来你们来啊。

来自被迫参加活动的人们。

当然,后来他们乐在其中。











1.

“哈?为什么我是跟你啊。”拜迪亚捏着手中的活动纸牌,面色不善地盯着对面拿着和他一样纸牌的人。

“这就不是我能管的事了。”巳蛇耸耸肩,随手把纸牌揣进口袋,“不管怎么说,我们今天都得绑对了——”他走过去,伸手勾住拜迪亚的脖子,凑近了对方的耳朵,带着笑意的气音将他剩下的话成功送达:“走吧,我的,小先生。”








2.

天璇看到自己今天的对象是午马的时候松了口气。对方似乎也挺满意这个结果,弯弯漂亮的眸子冲她笑笑。

“一起去喝一杯吗?”午马对她发出邀请。她欣然应允,两个姑娘手挽着手,一起慢慢向商业街走去。







3.

卯兔看着对面拿着和自己一样纸牌的子鼠,沉默三秒,把纸牌一丢。

卯兔:回去了回去了

子鼠:……







4.

酉鸡拿着纸牌,晃悠着满大街找他一日情侣的对象。

因为拥有权限,他早早地知道了摇号机给他摇出的对象。

是七星院的天枢。

说实话他是不想去的,但他是浮空院对外的代表和发言人,不像兔子,想不去就不去。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上街去找他今天的男朋友。

他在栏杆旁边找到了正在休息的天枢。

别说还有点好看。

酉鸡心里想着,脸上却还是礼节性的微笑。

“你好,天枢先生。”

“你好。”

对方看到他后立刻站直了身子,收拾了表情,认真地向他问好。

酉鸡看着他认真得有些僵硬的样子,心想别是跟我一样不想来又不得不来吧。但那情态又有点像第一次约会的小男生。

约会啊……酉鸡想着,突然被呛住了。对啊,这个活动,就是叫他来约会的啊。







5.

“啊,是你啊。怎么说,过不过?”丑牛看着申猴手上的纸牌,向前伸手,方便对方看清楚自己手上的纸牌。

“过啊,怎么不过。不就是一个活动嘛。”申猴挑眉示意自己看到了,“但是你想怎么过?打一架?”

“打架还是免了,去健身房吧。”

-TBC-

天枢在栏杆旁休息来自漫画某期扉页。

【拜巳】北京东路的日子 原著向衍生

cp拜巳,有一句话犬狼,隐藏赤夜

来老福特有阵子了,一直在划水,直到有一天在这个冷成西伯利亚的圈子里遇到了同好,第一篇文就这么献了出去。

文笔不好,有词不达意,主语不清,剧情狗血等现象请见谅。我流拜巳,吃得下的希望食用愉快,吃不下的也请别打我!

同系列还有天枢篇,未羊篇,申猴篇,试图用一个系列拼凑出蛇哥的一生(然后坐等外传打脸)。枢巳,未巳,申巳皆为友情向发展,拜巳为爱情向发展。雷者请自行避雷。此篇为该系列收尾篇,被丢来试水。

顺便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弱弱地)

以上。






“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去。”

1.
青龙营附近的临时理疗基地里,拜迪亚从昏迷中醒来。医疗舱内的液体随即排出,舱盖打开。他整理好仪容从舱内走出,外面的粉发女子正急躁地要扯起每一个还能动的人随时准备迎战。

“我先去周围看看,好了叫我。”对此,拜迪亚这样说道。

他找了个地方,倚着树远远地看向青龙营,那宏伟的建筑在不久前刚刚被劈垮了半边。然后思绪就不可抑制地飘到了他的杀兄仇人,也是这青龙营守将之一的巳蛇身上。

巳蛇的强大拜迪亚很早就领教过,哪怕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近乎疯狂的修炼,他也无法确定自己一定能为大哥报仇。不过……想到巳蛇最后的表情,拜迪亚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那条蛇标志性的玩世不恭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些愠怒的表情。这让拜迪亚心情大好。

如果我能再强些,是不是就能看到他更多的表情了呢?

有什么东西,渐渐地变了。

2.
下一次的见面来得说快也快,说慢也慢。

巳蛇刚刚结束和天枢的对战,正试图找些什么来给自己的伤口做下处理。他其实伤得不重,主要是势均力敌造成的消耗过度。

拜迪亚就是这时再次见到他的。

“又是你这个小鬼。怎么,来打架的?”看到拜迪亚,巳蛇却仿佛突然放松了一样,停下动作靠到墙上,笑容淡淡的,显得那么无害。

心脏突然剧烈地跳了一下。拜迪亚惊诧于自己的反应,这让他的脸色更加阴沉。

“显而易见。”他说。

“好吧,但我可打不动了。就当我帮你节省时间吧。”说着,巳蛇扯开自己的领子,微微仰头,暴露在空气中的脖颈仰出漂亮的弧度,“来吧,完成你的复仇。”

“这可是你说的。”拜迪亚咽了咽口水,然后走过去,双手扼住对方脆弱的脖颈并渐渐收紧。

“当然。”巳蛇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然后闭上了眼睛。呼吸不畅让他的脸涨红,但他依然笑着。

真是让人火大。拜迪亚瞪着他。

现在杀了自己大哥的仇人就在眼前,已经无力反抗,可他却狠不下心去杀了他。

他有着蛇的名字,却与那种匍匐在地的生物完全不同。他张扬且耀眼。他的笑永远是玩世不恭的,睥睨着世间,一如他的火焰。所以他对杀死了拜迪非毫无负罪感。这一度让拜迪亚非常气愤,但也该死地吸引着他。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不想这样的笑容消失。

真是……糟透了。你真是糟透了,拜迪亚。他在心中唾弃自己。你应该恨他,杀了他为大哥和那216个镖师报仇,可你现在却爱上了他。

“怎么……舍不得杀我?”带着挪揄味道的声音传来。巳蛇已经睁开了眼,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拜迪亚一阵火大:你这罪魁祸首居然还在嘲笑我?!

“闭嘴!”他突然暴起,把巳蛇狠狠摁到地上。

头部狠狠地撞到了地面,巳蛇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他在心里叹了一声这小子还真是爆脾气,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个仇家!”

哈?

容我懵会儿。

然而没有太多时间给他懵逼,因为拜迪亚接下来就像是为了证明一般吻了上来。其实这也说不上是一个吻。拜迪亚根本就不得章法,甚至还因为心里烦躁,带了点泄愤的意味,说是啃可能更贴切些。

巳蛇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他当初留下这个小鬼,一来是因为他有点像自己已经死去的妹妹*,二来,他想知道这个小鬼在经历了这些之后会怎么选择,又能做到什么地步。结果现在……这不是自己挖了坑给自己跳嘛。虽然他也挺喜欢这小鬼的那股狠劲。

最后是拜迪亚率先结束了这个吻,完全没经验的毛头小子憋得气喘吁吁。巳蛇也一样,作为一个单身时间等于年龄的人,又在开始的时候因为这个吻来得突然,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情况甚至比拜迪亚还要糟。

“喂,记着,你一共欠我218条命。”

迷迷糊糊中,巳蛇听到拜迪亚这样说,然后他感到后颈一痛,失去了知觉。

3.
后来,赤皇发动战争的原因浮出水面,辰龙归队,青仙反水,赤夜联盟。十二神将,七星,梦萝镖师,乃至胧,一个接一个陨落。在这最艰难最绝望的日子里,巳蛇在昏迷中度过。

再后来,唐小镖利用朱雀大阵里的电脑终于反制青仙,所有反青仙势力随即展开了反扑。赤皇与青仙在浮空岛同归于尽,浮空岛也因此坠落。夜姬随后收编赤潮军残部,重新确立九曜。她没有重新升起浮空岛,用她的话说就是:

“让他好好休息吧。累了这么久,别这种时候了都要去打扰他。”

拜迪亚拒绝了成为新任玉衡廉贞,回到自己的空贼团,收编了阵亡空贼王的旧部,一家独大。有人听说那个在前期战争中失踪的巳蛇被拜迪亚带走了,向他打听巳蛇的消息,但拜迪亚对他闭口不提。

“我哥被他杀了,他死了我还巴不得呢,别再跟我提他。”他本人是这么说的,但真实原因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从此再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巳蛇,最后一个十二神将的下落也因此彻底成了谜。

巳蛇在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天从维生舱里醒来。他疑惑于自己居然昏迷了这么久,完全没想到是拜迪亚在维生舱里动了手脚,让他避开了危机重重的战争。

他回了一趟浮空岛,将蛇牌留在了那里。回来的路上,他听见别人说,狗是死得最可惜的。他死在战争胜利的那天上午,为了让那个叫帕罗尼的男孩不至于再丢一条手臂。巳蛇笑笑,低头把自己藏在人群中。不对,他放弃了蛇牌,已经不再是巳蛇神将,该叫鬼霾了。

再后来,鬼霾死了。他死前救下了一艘大船。那条船从拜迪亚的空贼团出来,船上搭载的人数正好是218。

-End-

*妹妹:以前脑的一个原创角色,外貌跟小拜有点像,作为蛇哥放过小拜的契机存在。如果不吃原创角色的人多的话我以后如果再写文就不让她出场了。

脑子里的和手稿是两个版本,等到真正打出来又是另一个版本我也是棒棒的。说好的投喂小伙伴的粮,希望喜欢。 @太平之人 

 

ps:其实最后蛇哥死了还有他不想活了的原因,毕竟曾经的战友上司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