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化灵

这儿彦,昵称柳柳,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暮さん 本人常年站冷圈及冷cp 图文双废

【巳蛇中心】灯塔 原著衍生

巳蛇中心,全篇拜迪亚视角注意

写作文写出来的脑洞(不过听说要写的是后面一篇),于是把两个合起来搞了一篇

天堂鸟花语:查到了很多,这里采用“幸福和友谊”,表示小拜对蛇哥的认可(其实还因为觉得天堂鸟很好看,颜色和造型又都有点像火,感觉很适合蛇哥)

cp:拜玑,拜巳友情向,雷者请自行避雷

其实说是友情向,倒不如说这篇里面的这俩没有任何关系,就是小拜终于足够成熟到能思考巳蛇这个宿敌于自己的意义,说白了就是我认为的小拜眼中的巳蛇和他俩的关系或是于对方的意义

额......这么说好像也不对,你们自己体会吧

ooc注意,角色死亡注意

接受请向下














巳蛇死了。

从天玑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时不知怎么表达自己心情的拜迪亚就这么愣在了当场,保持着张嘴想说话却又僵住的傻逼模样整整愣了三分钟,然后憋出一个尾音上翘得特别夸张的“啊”。

“居然......死了么?”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他,脸上的表情绝对称得上是狰狞。天玑以为他是因为无法手刃仇人而不甘,正要安慰,却被他抬手制止。

“让我安静一会儿。”

天玑皱眉。她咬住下唇,犹豫了一会儿,扭头看看四周,再转回来盯着拜迪亚欲言又止。一番纠结后,她还是听话地离开了,只是一步三回头地将担忧的眼神落在他突然落寞的身影上。

感觉突然消沉了。

天玑心想。




“居然......死了。”

“死了。”

居然,就这么死了。

拜迪亚反复咀嚼着这个词,脑海里是那个人玩世不恭的笑。一点如火的张扬,一点似蛇的危险。而现在,拥有这个笑容的人死了,他甚至不知道他是死在谁的手上。

拜迪亚抱着脑袋坐在原地,驳杂的情绪巨浪般反复冲刷着他的心,就连他自己都没能分辨出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狂喜,不甘,惊讶......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情绪的浪潮终于平息时,他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巳蛇死了,当初被说服暂时加入的理由没了,那自己还有必要帮七星宫吗?

巳蛇死了,那当初为了向他报仇加入、甚至继承了的空贼团还有必要再回去吗?

巳蛇死了,那当初为了向他报仇而拼命进行的修炼还有必要继续吗?

这一刻,他忘了他加入七星宫一方还是因为那个小女人,忘了他继承闯的空贼团还是因为想要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忘了他拼命修炼还是因为他想要在可能有的将来,能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保护重要的人。像是一切都被按下了清零键,他回到了哥哥和大家被杀害的那一天,心里只有仇恨,和导致了这些悲剧的那个蛇一样的男人。

他这才发现巳蛇在他的生命里占了多大一块地方。

那天,他在青龙营外面的山上吹了一整晚风。




在巳蛇死后的第七天,战争结束了。他头七的那天晚上,第九星团久违地迎来了没有血和火的安静的夜晚。

拜迪亚带着天玑,迎着晚风,把破碎的蛇牌埋在原本是浮空岛管辖下的某座小岛上,给他刚刚知道本名是鬼霾的前巳蛇神将立了一个简易的衣冠冢。

你可真好运啊,连战争都不愿打扰你。

把天堂鸟放在衣冠冢前时,拜迪亚在心里默默说道。

“怎么突然想起来给他立衣冠冢了?”回去的路上,天玑这样问。

“也没什么。”拜迪亚有些尴尬地地摸摸鼻子。他还不太习惯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剖给别人看。“就是突然发现,他留给我的好像不止仇恨而已。失去了大哥和镖局里的大家,我一度觉得很迷茫。他虽然带来了悲剧,带来了仇恨,但也给我带来了新的目标。他足够强大,想要报仇,我就起码得超过他。如果不是他,我大概会一直沉浸在自己微不足道的成就里,为了成为紫罗或是赤金镖师而沾沾自喜。不会懂得人情冷暖,不会成长得这么快。”

也不会遇到你。

只是这句话拜迪亚没有说出来。




半年后,战后谈判工作结束,拜迪亚拒绝了镖师工会想要弥补些什么的邀请,因为那已经没有必要,也拒绝了夜姬的橄榄枝,因为他对那里毫无兴趣。最后他带着卸去了天玑之名的长孙惢回到了自己的空贼团,继续做着劫镖的行当,顺便在长孙惢的支持下开了间赌场,赚得盆满钵盈。于是在资金足够的某一天,拜迪亚给自己的空贼团创制了一颗人造小行星。

长孙惢有些小女孩的浪漫念头,想把这颗小行星造成地球的样子,拜迪亚就随了她——反正除了得陪她一起查资料以外也没什么不好。

造到海湾那块时,长孙惢突然塞给他一份资料,是关于灯塔的。照片上的灯塔,石质的简单建筑高高地耸立在海岸边,顶上一盏明亮的灯,刺破漆黑的天幕,倔强地对出海的船只释放自己的光亮。那是最孤独、最坚定的,温暖的灯火。

拜迪亚突然想到了那条蛇。虽然他们的火光那么不同,可于船只而言,灯塔为他们指引方向,巳蛇又何尝不是他的灯塔?

他抬头,长孙惢看着他,眯着眼睛笑。

“很像吧?”

拜迪亚沉默了一下。

“啊,是啊。很像。”

说完的一瞬间,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像是小说里看破红尘的人。




拜迪亚回神。幻境破碎。

还是刚刚的战场,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与神将合作的七星宫众人正拼命守护着不久前他们还在试图攻取的地方。

幻境里的时间真神奇,明明感觉像过了好几年。

拜迪亚按按眉心,望向西北方向——那里火光冲天。

他突然有点不想放那家伙去死了。

还未再思考这么做的后果,他已向着西北方向急掠而去。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这个反转

总在给自己喂刀子,偶尔也吃块糖。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