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化灵

这儿江舒柳字郡樱,也可以叫桃儿小桃什么的(实在定不下来圈名就全都丢上来了)
头像来自@暮さん 本人常年站冷圈及冷cp 图文双废

【拜巳】北京东路的日子 原著向衍生

cp拜巳,有一句话犬狼,隐藏赤夜

来老福特有阵子了,一直在划水,直到有一天在这个冷成西伯利亚的圈子里遇到了同好,第一篇文就这么献了出去。

文笔不好,有词不达意,主语不清,剧情狗血等现象请见谅。我流拜巳,吃得下的希望食用愉快,吃不下的也请别打我!

同系列还有天枢篇,未羊篇,申猴篇,试图用一个系列拼凑出蛇哥的一生(然后坐等外传打脸)。枢巳,未巳,申巳皆为友情向发展,拜巳为爱情向发展。雷者请自行避雷。此篇为该系列收尾篇,被丢来试水。

顺便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弱弱地)

以上。






“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去。”

1.
青龙营附近的临时理疗基地里,拜迪亚从昏迷中醒来。医疗舱内的液体随即排出,舱盖打开。他整理好仪容从舱内走出,外面的粉发女子正急躁地要扯起每一个还能动的人随时准备迎战。

“我先去周围看看,好了叫我。”对此,拜迪亚这样说道。

他找了个地方,倚着树远远地看向青龙营,那宏伟的建筑在不久前刚刚被劈垮了半边。然后思绪就不可抑制地飘到了他的杀兄仇人,也是这青龙营守将之一的巳蛇身上。

巳蛇的强大拜迪亚很早就领教过,哪怕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近乎疯狂的修炼,他也无法确定自己一定能为大哥报仇。不过……想到巳蛇最后的表情,拜迪亚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那条蛇标志性的玩世不恭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些愠怒的表情。这让拜迪亚心情大好。

如果我能再强些,是不是就能看到他更多的表情了呢?

有什么东西,渐渐地变了。

2.
下一次的见面来得说快也快,说慢也慢。

巳蛇刚刚结束和天枢的对战,正试图找些什么来给自己的伤口做下处理。他其实伤得不重,主要是势均力敌造成的消耗过度。

拜迪亚就是这时再次见到他的。

“又是你这个小鬼。怎么,来打架的?”看到拜迪亚,巳蛇却仿佛突然放松了一样,停下动作靠到墙上,笑容淡淡的,显得那么无害。

心脏突然剧烈地跳了一下。拜迪亚惊诧于自己的反应,这让他的脸色更加阴沉。

“显而易见。”他说。

“好吧,但我可打不动了。就当我帮你节省时间吧。”说着,巳蛇扯开自己的领子,微微仰头,暴露在空气中的脖颈仰出漂亮的弧度,“来吧,完成你的复仇。”

“这可是你说的。”拜迪亚咽了咽口水,然后走过去,双手扼住对方脆弱的脖颈并渐渐收紧。

“当然。”巳蛇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然后闭上了眼睛。呼吸不畅让他的脸涨红,但他依然笑着。

真是让人火大。拜迪亚瞪着他。

现在杀了自己大哥的仇人就在眼前,已经无力反抗,可他却狠不下心去杀了他。

他有着蛇的名字,却与那种匍匐在地的生物完全不同。他张扬且耀眼。他的笑永远是玩世不恭的,睥睨着世间,一如他的火焰。所以他对杀死了拜迪非毫无负罪感。这一度让拜迪亚非常气愤,但也该死地吸引着他。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不想这样的笑容消失。

真是……糟透了。你真是糟透了,拜迪亚。他在心中唾弃自己。你应该恨他,杀了他为大哥和那216个镖师报仇,可你现在却爱上了他。

“怎么……舍不得杀我?”带着挪揄味道的声音传来。巳蛇已经睁开了眼,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拜迪亚一阵火大:你这罪魁祸首居然还在嘲笑我?!

“闭嘴!”他突然暴起,把巳蛇狠狠摁到地上。

头部狠狠地撞到了地面,巳蛇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他在心里叹了一声这小子还真是爆脾气,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个仇家!”

哈?

容我懵会儿。

然而没有太多时间给他懵逼,因为拜迪亚接下来就像是为了证明一般吻了上来。其实这也说不上是一个吻。拜迪亚根本就不得章法,甚至还因为心里烦躁,带了点泄愤的意味,说是啃可能更贴切些。

巳蛇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他当初留下这个小鬼,一来是因为他有点像自己已经死去的妹妹*,二来,他想知道这个小鬼在经历了这些之后会怎么选择,又能做到什么地步。结果现在……这不是自己挖了坑给自己跳嘛。虽然他也挺喜欢这小鬼的那股狠劲。

最后是拜迪亚率先结束了这个吻,完全没经验的毛头小子憋得气喘吁吁。巳蛇也一样,作为一个单身时间等于年龄的人,又在开始的时候因为这个吻来得突然,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情况甚至比拜迪亚还要糟。

“喂,记着,你一共欠我218条命。”

迷迷糊糊中,巳蛇听到拜迪亚这样说,然后他感到后颈一痛,失去了知觉。

3.
后来,赤皇发动战争的原因浮出水面,辰龙归队,青仙反水,赤夜联盟。十二神将,七星,梦萝镖师,乃至胧,一个接一个陨落。在这最艰难最绝望的日子里,巳蛇在昏迷中度过。

再后来,唐小镖利用朱雀大阵里的电脑终于反制青仙,所有反青仙势力随即展开了反扑。赤皇与青仙在浮空岛同归于尽,浮空岛也因此坠落。夜姬随后收编赤潮军残部,重新确立九曜。她没有重新升起浮空岛,用她的话说就是:

“让他好好休息吧。累了这么久,别这种时候了都要去打扰他。”

拜迪亚拒绝了成为新任玉衡廉贞,回到自己的空贼团,收编了阵亡空贼王的旧部,一家独大。有人听说那个在前期战争中失踪的巳蛇被拜迪亚带走了,向他打听巳蛇的消息,但拜迪亚对他闭口不提。

“我哥被他杀了,他死了我还巴不得呢,别再跟我提他。”他本人是这么说的,但真实原因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从此再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巳蛇,最后一个十二神将的下落也因此彻底成了谜。

巳蛇在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天从维生舱里醒来。他疑惑于自己居然昏迷了这么久,完全没想到是拜迪亚在维生舱里动了手脚,让他避开了危机重重的战争。

他回了一趟浮空岛,将蛇牌留在了那里。回来的路上,他听见别人说,狗是死得最可惜的。他死在战争胜利的那天上午,为了让那个叫帕罗尼的男孩不至于再丢一条手臂。巳蛇笑笑,低头把自己藏在人群中。不对,他放弃了蛇牌,已经不再是巳蛇神将,该叫鬼霾了。

再后来,鬼霾死了。他死前救下了一艘大船。那条船从拜迪亚的空贼团出来,船上搭载的人数正好是218。

-End-

*妹妹:以前脑的一个原创角色,外貌跟小拜有点像,作为蛇哥放过小拜的契机存在。如果不吃原创角色的人多的话我以后如果再写文就不让她出场了。

脑子里的和手稿是两个版本,等到真正打出来又是另一个版本我也是棒棒的。说好的投喂小伙伴的粮,希望喜欢。 @太平之人 

 

ps:其实最后蛇哥死了还有他不想活了的原因,毕竟曾经的战友上司全死了。

评论(7)

热度(16)